• 【壹週灼見】管治香港的王道(關焯照)
  • 2019-11-08    

 

IHS Markit 於週二公佈10月份 「香港特區採購經理指數」為39.3,創下2008年11月以來新低,這亦是有紀錄以來的第三低水平,反映本地私營經濟持續惡化和 。從「香港特區採購經理指數」的走勢來看,香港經濟展望的確頗差,特別是由反送中運動所產生的政治危機已變成一個巨大社會問題。一旦特區政府未能在短時間內化解這場社運危機,香港經濟肯定會進入一個長期陰乾狀態,屆時即使中央出手挽救,恐怕也只會是為時已晚了。

四中全會釋放的訊息是繼續收緊中央對香港的管治,但這情況其實不是一個意外,而是典型北京政府的管治思維。然而,香港是一個國際金融中心,外國投資者和國際企業雲集,假若中央以強硬手段來規範香港社會的主流意識形態,結果只會大幅削弱香港的制度優勢及嚇怕外國投資者,最終大量國際資金撤離香港,令香港失去金融中心地位,而中國也會失去唯一一個對外的金融窗口,對內地企業在香港集資變得不可能。這個攬炒結果是否大家所希望見到的?答案顯而易見。



如果將香港經濟現況與1997-1998年亞洲貨幣危機和2008-2009年金融海嘯作比較,筆者認為現時情況是較好的,原因是香港經濟仍未出現系統性風險。假若大家仍記得亞洲貨幣危機和金融海嘯兩個經濟大震盪,當時香港經濟面對非常嚴峻的金融衝擊,尤其是亞洲貨幣危機期間,聯匯制度受到國際大鱷挑戰,驅使內部資產價格,例如股價和樓價,均出現巨大跌幅,最終令市民損失大量財富,而香港經濟也進入一個非常痛苦的衰退期。然而,今次社運引起的經濟衰退卻未有即時帶來系統性風險,因為樓價僅從歷史高位回吐了5%,恆指更高於年初時的水平接近2,000點。如果本地資產價格不出現暴跌,香港經濟出現持續和嚴重衰退的機會並不高。

假若從政策不明朗角度來衡量這次反送中運動為香港帶來何種程度的負面影響,我們可以參考幾位本地學者所制定的「經濟政策不明朗因素指數 」(Economic Policy Uncertainty Index)。從今年5月開始,這個指數明顯抽升,並在6月上升至312.4,這是自2017年2月後的最高水平。但在最近兩個月,這指數已回落超過兩成,反映由社運帶來的不明朗因素已略為改善,似乎未有惡化的跡象。

如將今年6月份「經濟政策不明朗因素指數」的得分,與 1997-1998年亞洲貨幣危機所錄得的歷史高位406.7分作比較,今次反送中運動所引起的不明朗程度是遠少於亞洲貨幣危機,顯示香港社會仍未進入如金融危機所帶來的恐懼,這亦正好解釋今年第三季本地GDP按年減幅只有2.9%,遠遠低於亞洲貨幣危機期間的平均GDP按年收縮達5.3%(經濟衰退由1998年第1季至1999年第2季)的水平。

雖然筆者預期是次社運帶來的經濟衰退程度,將不及過去兩次的金融危機,然而,從政治事件所帶出來的問題,尤其是對經濟的負面影響是難以估計。假若特區政府和中央仍然以「鬥到底」的態度來處理過去幾個月的政治危機,香港的下場肯定會是悲慘的,但卻是一個無可避免的結果。

大家不要低估香港這個只有人口約750萬的城市,香港的優勢是西方國家信任這特區的制度優勢,這種信任是國內任何一個城市也難以相比的。如果香港失去國際金融中心地位,這猶如中國失去一臂,內地的金融開放亦有頗大機會被逼煞停,原因是香港這個金融示範單位已消失,西方國家也不會相信中國能夠製造一個如香港擁有獨特性格的國際城市。因此,珍惜香港才是管治這個特區的王道。

-----------------------------

【2019 區議會專題】

最齊全區議會入閘名單 互動民調

11.24 用選票重奪區議會

-----------------------------

【升級壹會員登記站 為你解疑難!】

沙田、旺角、荃灣、觀塘、銅鑼灣5區為你服務

詳情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