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 【wONdEr】啟德租戶撐兩年蝕億半 政府見死不救:咁唔係可以點?
  •   8,387 views │ 2018年04月10日
    留言()

 

一九九八年七月六日,啟德跑道上的訊號燈全部熄滅,運作73年的舊香港國際機場完成歷史任務,標誌著香港黃金時代的終結。

沉寂15年後,往日的跑道再次復活做我城的窗口,變成新郵輪碼頭。不少人對這現代化建築充滿盼望,以為它可盛載著港人,重回那美好時代。當中包括在碼頭經營百貨商店「啟德泊遊城」的發起人梅國基。

無奈在管理和規劃不善的情況下,碼頭卻儼如死城。梅國基苦撐兩年,只換來拖糧、欠債的指控和官非,以及約一億五千萬元的損失。

捱過困境,梅國基首次接受訪問,力陳管理公司和政府對意見充耳不聞,對租戶「見死不救」,互相卸膊的管理思維。四十年前曾在啟德機場當實習生的他「重回舊地」,只見證香港的落後和倒退。

-------

「旅客嚟到一個城市嘅first impression,就係機場;而last impression,亦都係機場,係一個城市嘅窗口。」現年62歲的梅國基,九十年代曾於國際免稅店集團Aer Rianta任職東亞地區執行董事,曾在多個機場口岸搞免稅店:「 而郵輪碼頭,就係另一個。」

有過搞旅遊零售的經驗,一三年啟德郵輪碼頭的管理公司Worldwide Cruise Terminals Consortium (WCT)就碼頭商業區招商時,梅國基對這機會躍躍欲試:「當時佢哋(WCT)同我講,將來呢個地方會有好多郵輪泊埋嚟,好多郵輪客,兼且有足夠交通配套,有一定人流。呢度會由舊啟德機場,轉身成世界級郵輪碼頭,接待全世界最Top、最大嘅郵輪,係Cruise Hub of Asia(亞洲郵輪中心),我覺得好stimulating。」WCT的股東包括何鴻燊家族的信德集團,以及皇家加勒比郵輪和環美航務。

於是梅國基就撰寫建議書,成功奪得近二萬四千呎鋪位的十年租約:「佢哋交場嗰陣係清水樓。全部紅毛泥石屎,連冷氣都冇。所謂『天與地』,都係自己一手一腳打出來。」單單整個「啟德泊遊城」的基建、設計和裝修,梅國基就耗費近4000萬元。泊遊城最終於一四年八月正式開業,店內有過百品牌設專櫃或設店販賣商品,當中不乏名牌,同時又附設兩間餐廳。

管理公司「送客」

以為「開荒」過後會漸漸有回報,豈料只是惡夢的開始。經歷過首班郵輪泊岸時大批旅客滯留碼頭的情況後,每逢有郵輪泊岸,WCT就找來多班免費接駁巴士,在碼頭正中的海關出口直接接走全部旅客,送到鄰近多個大型商場,客人幾乎不可能留意到位於碼頭最南端的「泊遊城」:「我哋艱苦揼出嚟嘅鋪,根本唔會有客。」

梅國基多次約見WCT,甚至跟政府方面負責郵輪碼頭項目的旅遊事務署反映,但只得一式一樣失望的答覆:「咁唔係點?啲郵輪客嚟到,梗係要疏散。塞晒喺碼頭點算?」

「根本佢哋一開始個構想,肯定冇諗過啲郵輪客嚟到要點做。到真係嚟嘅時候,就完全急就章,突然諗個方法,咁就最簡單解決喇。但佢哋做之前,有冇諗過呢度啲租戶?」

「自己開巴士線」

旅客生意難做,本地客生意一樣難做。「呢度個海港好靚,有花草樹木、青草地,係好好嘅地方,俾香港人抖一抖。但奈何交通配套完全唔掂。」除的士外,現時市民乘公共交通工具前往郵輪碼頭的方法有3種:巴士、小巴和渡輪。但巴士每30鐘一班,平日只營運5小時;小巴約15分鐘一班,每班只能載16人;渡輪平日只有兩班,周末及公眾假期則60分鐘一班:「自己揸車,車位又唔夠,成個地方好似一個死城。」梅國基指,在沒有郵輪泊岸的平日,泊遊城的顧客只得「小貓三、四隻」。

「我同管理公司講咗好多次,同時同政府都有講呢啲問題。政府俾我嘅回應係:你想做生意嘅話,自己去經營一條巴士線啦。只要『at no cost to the government』,政府唔使負任何成本的話,你去做啦。」

這個回應比無回應更令梅國基憤怒:「我當時入嚟,你都冇同我講要做巴士線。加上我要做一個商店,就已經有個好清晰嘅需求,要有客。如果冇客,我入嚟做咩?香港市民嚟唔到,郵輪客又車走晒,我即係入咗個陷阱。」

而啟德郵輪碼頭經常為人垢病的滲漏問題亦在店內各處發生:「如果香港天氣潮濕,或者落大雨,就會漏到『叭叭』聲。我亦都向WCT反映過,但始終一路唔去理。」翻查資料,WCT需就整個郵輪碼頭向政府支付固定租金每月僅10.8萬元,再另加總收入的7.3%至34%作浮動租金;但單單泊遊城這個鋪位,梅國基在一三年已經要支付約30萬元月租,而且每年遞增至一六年大約50多萬元。

「其實呢度一開始就唔應該招商,根本唔具備商業條件俾人開鋪。人哋入嚟,幫手撐起個場,搞靚晒,佢就可以喺官方網站,講個新郵輪碼頭點好法、點world-class。我哋做晒佢哋應該要做嘅嘢,喺佢面上燙金,但到我哋唔掂嗰陣,就完全唔理。」泊遊城最終在一六年六月起暫停營業。梅國基估計由一三年起,已損失約一億五千萬元。

北京與香港

梅國基曾於九五至九八年,在北京首都機場代表公司籌備免稅店:「中國第一個外國人經營嘅免稅店,就係我哋搞出嚟。」對比香港的啟德機場,當時北京當然相對落後:「一般機場嘅盈利,其實係商業嗰邊超過停泊飛機嘅收入。但佢哋仲係好傳統嗰套,airport operator就係airport operator,只係等飛機升降。」

「但當時北京嘅人願意去聽,直情係安排啲講座俾我哋講,唔單止總經理嚟聽,仲叫埋有關部門嘅同事,好似個班房咁聽。」

回頭一看,今時今日啟德郵輪碼頭的經營者竟還比當時北京的落後:「佢哋嘅思維就係,我經營好個碼頭上落就得架喇。」商務及經濟事務局局長邱騰華今年二月曾到立法會匯報香港的旅遊業現況,只不斷吹噓郵輪碼頭的船泊和旅客數字,卻隻字不提碼頭內租戶的苦況。

「唔應該淨係咁,一個世界級嘅碼頭,仲要有其他設施,反映番香港嘅形象同聲譽。但佢哋係唔願意聽,佢哋覺得自己個水準已經好鬼高,做咩要聽你發嗡風?」

情意結

當初梅國基決意進場,除了因為自己搞免稅店的經驗,亦因為對啟德這個地方的情意結。

梅國基兒時家住觀塘,要到觀塘碼頭搭巴士上學,每天等車時就看著對岸跑道的飛機升降。到了九龍塘的中學,亦逃不過鐵鳥飛翔:「每日下晝兩三點,就一定嘈到飛起,一抬頭就見到飛機個肚。」到升讀香港大學,更去啟德渡過了兩個仲夏:「當時嘅民航處請咗我做實習生,所以對舊啟德嘅發展、機場裡面嘅運作,當時好熟悉,除咗控制塔,每一個部門都去過、做過。」

「嗰時啟德由一個機場,變做郵輪碼頭,我都有諗過,成個人嘅生命好似一個圓圈。」後來泊遊城內的其中一間餐廳,梅國基亦特地以啟德啟航之年「1925」為名。

「但諗唔到,呢個地方搞到咁嘅田地。」兜兜轉轉回到起點,以為是命運使然,卻原來是命運向他開了個玩笑。

對不起

「對唔住嘅,當然係屋企人。我去追求自己嘅夢想,將我哋啲積蓄散晒,好似執迷不悔咁死落去。」梅國基不但損失了巨款,還要變賣賽西湖物業抵債:「喺嗰度住咗幾廿年,生活慣晒。但佢哋由初初唔接受,到接受咗後,可以話比我強,我有陣時都仲係好戀戀不捨以前。」

「第二,就係我啲員工。」梅國基在一六年被多名員工入稟指欠薪,勞工處更向泊遊城發104張傳票,追討80萬元薪酬,最終裁判官指他「已動用可用資金支薪」,罪名不成立。「我請得佢哋,我都希望可以做到成績。逆境嘅時候,每個月嘅開銷都係要出,糧又要照出。但當你燒到乾乾淨淨時,真係無能為力。」梅國基的洋酒公司一六年年尾亦被法庭頒令清盤,「但我都係正面去面對,要去上庭就上庭,我冇逃避過,今時今日都仲坐喺度。」

梅國基站出來現身說法,只希望碼頭的管理者會有所承擔:「假使我係做錯咗,喺我背後同我講呢啲嘢嘅人,佢哋需唔需要負責任?由我做呢個項目開始,旅遊事務專員都換咗三個。但冇一個人負責任,佢哋可以完全推到一乾二淨。」

邱騰華今年二月在立法會曾說過:「呢個碼頭係咪單單只服務郵輪,可唔可以有其他更好嘅經濟效益,政府係重視嘅。」但政府最新一份預算案,就推廣郵輪旅遊的撥款僅得1400萬元,比去年減13%。反而來年啟德跑道區內將提供9幅住宅或商業地皮,市值估計達1300億元。局長所講的「其他經濟效益」,大概還離不開地產。不過梅國基的「泊遊城」,恐怕難以捱得到分享成果的一天。

記者:關冠麒

攝影:廖健昌 關永浩

剪接:官琳

協力:梁佩均
熱門新聞
  • 【住豪宅劣質生活】呎價2萬5上層床下層客廳 住客:我都在死忍(足本版) 206,619 views
  • 【家有魔鬼僱主】有片慎入僱主狂鬧10分鐘 外傭含淚爆魔鬼家規(足本版) 162,464 views
  • 【個仔似足老豆】李琳琳老來得子 70歲姜大衛細仔只得22歲(足本版) 78,993 views
  • 【明明有老公】陳自瑤心酸湊女疲倦 死守因為王浩信玩三招箍煲 (足本版) 67,138 views
  • 【為支飲管爆SEED】西裝惡男大鬧麥記 店員企硬氣走:你慢慢企!(足本版) 64,930 views
  • 【大陸生果扮日本】小心大陸老翻日本生果 果欄檔教一個字分真假 (足本版) 55,586 views